以學校教育觀點解讀博物館觀眾研究

  傅斌暉 

壹、緒論

一、研究動機

        博物館和學校之間的教育合作,自廿世紀初期便開始被博物館界和教育界所重視,美國博物館學者 Benjamin Ives Gilman 當時便力主博物館的教育功能、安排一系列教育活動,並進行最早之一的觀眾研究;也有一些博物館如兒童博物館等,根據學校教學活動來建立和發展;進步主義教育學者如杜威 (Dewey) ,也開始體認到博物館對於教育的重要性,進而促進博物館和學校教育間的合作 (Hein, 1998) 。國內博物館學者劉婉珍 (2002) 也認為美術館教育應從小做起,美術館和學校是最佳的教育夥伴,並建議許多美術館和學校的具體合作模式。除了學者的提倡外,博物館觀眾群的結構也是博物館不能忽視學校教育的原因之一,博物館學者 G. Ellis Burcaw(1997: 136) 便曾指出,近年來博物館參觀人數呈現持續成長的趨勢,而民眾教育程度的提高和學校班級參觀使用博物館的次數增加,是造成此趨勢的主要原因之一。

        就上述學理來看,博物館和學校相互合作已是趨勢之一,而就筆者個人而言,身為學校教育工作者,在學習博物館教育理論時,最關心的便是如何實踐博物館教育與學校教育之間的連結,如何才能加強博物館和學校之間的聯繫?如何讓博物館成為學校教育的重要資源?如何設計有效的博物館教育活動,以配合學生和教師的需求?如何評估學校團體在博物館內外的學習成效,以做為活動改善和未來新教育計畫的基礎?學校教師又該如何評量學生在博物館內的學習成果,以設計未來的博物館參觀活動?在這麼多問題之中,博物館對與學校團體 ( 包括學生、教師、學校行政人員等 ) 的瞭解,以及有關活動和學習成效的評量,是整體思考的基礎和關鍵,因為若缺乏對於對象的認識,便無法設計適當有效的教育活動;若無法評鑑活動的成效,便無從得知活動的優劣,改善活動設計,進而提升博物館的教育功能,博物館和學校之間也將難以共同合作達成教育的目的。而對象的認識和活動的評鑑,則都是觀眾研究( visitor studies )的核心議題和功能,因此若希望探討和促進博物館與學校之間的合作關係,觀眾研究的工作勢必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有鑑於此,筆者試圖尋找以學校團體為對象之博物館觀眾研究文獻,發現除了部分國外相關論述外,國內的研究仍然相當缺乏,因此為了彌補這個環節並加強觀眾研究與學校教育相互關係的理論基礎,也為了將來投入學校教育工作後,能以今日所學實踐博物館做為學校教育夥伴的理想,故選擇以學校教育為方向,探討博物館觀眾研究的教育意義、角色、和重要性,以做為將來更進一步研究的奠基和準備。

二、研究方法與範圍

( 一 ) 研究方法

        本文主要以「文獻分析法」為主。對國內外之文獻資料加以整理、探討,並運用博物館學者之研究成果與相關理論,加以歸納、分析和統整。期能整理出博物館觀眾研究與學校教育間的關連模式、角色、原則與經驗,以做為國內博物館與學校單位進行相關工作時的參考與借鏡。

( 二 ) 研究範圍

        本研究之範圍定於以學校教育的觀點,探討博物館觀眾研究在博物館教育政策和執行上能扮演何種角色和發揮何種功能。本文研究的範圍主要有下列幾個項目:

•博物館觀眾研究的基本概念

•博物館觀眾研究的在博物館教育中的角色和功能

•博物館觀眾研究在博物館與學校合作關係間的角色和功能

        本文主要進行的是概念上的分析,因此有關觀眾研究的執行方式、研究工具和實施方法等實務操作層面,並不在本文的探討範圍內。

        另本文以學校教育之觀點解讀觀眾研究,所討論的觀眾研究對象以學校團體為主,此處所定義之學校團體係指學生、教師、教育行政人員等直接在學校實體環境內參與教學活動之學校成員。

貳、觀眾研究的基本概念

一、觀眾研究、評量、和研究

        要分析觀眾研究和學校教育間的關係前,需要先瞭解觀眾研究的概念;而說明觀眾研究的概念時,則必須先釐清評量 (evaluation) 和研究 (research) 之間的差異。尤其對於中文使用者而言,「觀眾研究」( visitor studies )中的「研究」( study )兩字,常容易和「評量與研究」中的「研究」 (research) 相互混淆,但在英文原意中,這兩者分別有其不同的含意,因此明確地分辨「觀眾研究」( visitor studies )、「評量」 (evaluation) 、「研究」 (research) 三者間的區別和關係,是學習觀眾研究前的重要工作。

        雖然評量和研究使用的方法,如觀察、訪問、資料分析等都相同,但彼此仍有差異,評量不能遠離判斷,評量是為了在實際狀況中幫助做決定。展覽或活動評量中所問的問題通常都與特定的過程或結果相關,這些問題不是為了幫助知識的增加,而是為了解決問題,即使評量在展覽或活動結束後便失去應用價值,這個評量仍有可能成功。研究是為了知識的增加,但評量通常是關於活動是否有效、是否符合標準、是否達成目的。評量就算受到某些限制,仍有可能對特定展覽產生幫助。例如針對特定博物館進行的評量結果,也有可能對被其他並非評量對象的博物館用來做為參考,這說明就算評量有其範圍等限制,但對其他博物館仍有利用價值 (Hein, 1998) 。

        學者 Miles(1993, 引自 Hein, 1998 ) 曾說:評量是實用的,是為了解決特定問題等實用目的;研究則必須嚴格以對。雖然評量是以實用為主,但結合各種評量的結果,仍有可能像研究一樣增加我們的知識。

        雖然博物館的運作中可同時包括研究和評量兩種活動,而且廣泛而言博物館的工作中有許多項目都可以加以評量,例如收藏品、人員、政策等。但在傳統的觀念上,「評量」這個名詞對於博物館工作者的意義,主要是屬於「觀眾研究」的領域,即以有系統的方式檢視博物館觀眾和活動的互動 ( 許博超, 1994) 。由此可歸納得知,「觀眾研究」主要是指博物館成員檢視博物館觀眾和方案間之互動的一種「評量活動」。

二、觀眾研究的原則

        觀眾研究的評量代表的是博物館對於觀眾的承諾、追求卓越的希望、以及瞭解和呈現博物館經驗的期待,觀眾研究能提供引導判斷和決定的資訊、澄清活動的選擇、促進觀眾關係、並且讓博物館成員知道觀眾是如何在博物館內思考和表現 (Korn, 1989) 。成功的觀眾研究代表的不只是博物館實踐其教育承諾,也表示博物館工作和執行能力獲得肯定,博物館專業人員若希望達到成功的觀眾研究,必須對於觀眾研究的基本原則進行深入瞭解,以做為評量方案的企畫標準與執行規範。根據許博超 (1994) 指出,一個好的觀眾研究方案應具備以下原則:

•觀眾研究應清楚瞭解觀眾的經驗,以提供正確而有用的資訊。

•要以人性進行觀眾研究的評鑑。

•博物館經驗本身有多元性,必須要有一個能分析多重變項間內在相互關 係的觀眾研究的評鑑。

•了解博物館做為學習環境時的顯著特點,並以這個特點來引導評鑑。

        評量者應根據上述四項原則,來進行觀眾評量與研究,同樣的當以館校合作為目標進行觀眾研究時,這些原則也適用於研究方案的規劃與執行。觀眾研究的原則依循的其實就是教育的精神,教育本身是一個以人為本的工作,教育活動包含了誰要學、學什麼、在哪裡學等基本要素,以及人性、多元、與環境等諸多特質。觀眾研究以及其後的教育活動,唯有廣泛地奠基在教育的精神與原則上,才能真正成為一個成功的方案。

 

參、觀眾研究的教育角色與功能

一、教育角色的扮演

        自從博物館開始進行觀眾研究以來,觀眾研究和博物館教育的關係,便不斷被討論和強調,二十世紀初期的許多博物館學者,更早已試圖藉由觀眾研究,找尋各種博物館可提供教育功能的證據,並認為博物館展覽應該更有效率地去達成其教育目的 (Hein, 1998) 。

        觀眾研究的教育角色與功能,必須根據觀眾研究的基本意義、範圍和目的來解釋。「觀眾」的定義可以分為三類 (Miles, 1986) : 1. 實際觀眾 (actual audience) -實際到館參觀的人; 2. 潛在觀眾 (potential audience) -有可能到館參觀的人; 3. 目標觀眾 (target audience) -博物館期望來參觀的人。觀眾研究的意義,簡單來說就是:

讓我們能更加認識展覽對於觀眾的影響,並且將觀眾納入展覽設計與發展的過程中。

(Kathleen Mclean, 1994 : 68)

        觀眾研究的範圍界定,依據學者 Chandler Screven 的說明為:

•被引導或未被引導的參觀群體、社會團體、不參觀博物館的人、學校或成人群體、以及其他延伸群體的社會經濟、個性和行為層面。

•可能影響觀眾行為、態度、知識或思考的展出物品或內容、展示、設計、引導系統、或人為 / 非人為的說明支援(如文字或圖片、解說員、媒體、電腦等)。 ( Screven , 1988 ; 引自 Mclean, 1993: 70 )

        博物館的觀眾研究,除了其研究對象和範圍外,其研究資料和結果,對內必須對博物館的展覽和經營有利,對外則必須有助於博物館和民眾的互動,以及幫助全民的學習。學者 Munley ( 1986, 引自許博超 , 1994: 9 )便認為博物館觀眾研究有以下五個目的:

•對機構本身和(或)特別方案價值的辯護。

•收集資料做為長期計畫的協助。

•協助新方案的形成。

•對目前方案效益的評估

•透過研究和理論建構的過程,促進對觀眾如何利用博物館的了解。

        以上述論點為基礎,博物館觀眾研究的教育角色可以界定為:「以博物館各種實際或潛在的觀眾為研究對象,探討博物館的展示內容設計、引導、說明等各項措施對於觀眾學習效果的影響,透過觀眾特性和學習方式的瞭解,來評估和改善現有的博物館教育方案,並建構新的教育理論和協助新教育方案的形成,以更有效率的方式促進博物館教育目的之實踐。」以上述定義為出發點,我們只要將對象明確界定為學校團體 ( 包括學生、教師、學校行政人員等 ) ,博物館觀眾研究和學校教育之間的關連性,便能夠很明確地呈現出來。

        如果我們以博物館教育的目標與政策擬定、活動策劃和執行等實務觀點來探討,不止能夠看出觀眾研究在博物館教育活動上的角色,更可彰顯觀眾研究連結博物館教育和學校教育的功能和重要性。以下分別就博物館教育政策與計畫以及活動企畫管理兩項實務層面,來分析觀眾研究的功能和角色,以及和學校教育間的關連。

( 一 ) 博物館教育政策與計畫層面

        1984 年 美國博物館界名著《新世紀的博物館( Museums for a New Century )》中對博物館的教育意義有如下描述:「若典藏品是博物館的心臟,教育則是博物館的靈魂」。博物館教育近年來已成為學者和大眾的共同訴求,因此若以「教育」做為博物館的任務,則必須制訂相關的博物館教育政策,再依循政策發展相關教育計畫。而政策制訂和計畫起草的過程中,相關研究資料和資訊的提供,不但是策劃思考的基礎,也是持續修正和改良的關鍵,觀眾研究正是提供研究資料和資訊的主要方法。

        以圖一「 博物館教育政策與博物館教育活動之發展關係 」為例,教育政策的擬定主要根據六項基準: 博物館目標、蒐藏品的種類、實際觀眾與潛藏觀眾、教育架構、可用資源、成員發展 (Hooper-Greenhill, 1991) 。觀眾研究在此的角色和功能便是有效分析實際觀眾和潛在觀眾的背景、特質、態度、行為、需求等,其研究結果可同時做為教育架構的一環,提供教育政策制訂時所需的參考資訊。

        再就教育活動計畫來看,計畫過程必須考量八個層面: 重點和目標、可用資源、主要觀眾、提供的內容、時間範圍、市場行銷、活動評量、需要的訓練 (Hooper-Greenhill, 1991) 。如果以學校團體為對象,觀眾研究應解答或提供資訊的問題包括:

學校成員的背景如何: 不同年齡層的學生、不同專業科目的教師、學校行政人員 ...... 等等的瞭解。

各需要何種教育內容: 不同的學生和老師需要什麼樣的教育內容?學生學習發展階段和知識學習理論等都應該加以考慮。

何時實施: 學校的學年、學生假期、或教師課程進度等等。

如何吸引學校團體: 如何讓學生有興趣?讓教師樂於安排參觀活動?

教育活動的效果如何: 學生參觀前的先備知識有多少?學生進場後的學習行為和學習成效?學生參觀後的反應?教師的事前準備和瞭解有多少?教師的引導方式如何 .... 等等。

館方人員的準備 :若以學生和教師為對象,館方人員該具備哪些能力?

 

圖一 博物館教育政策與博物館教育活動之發展關係

資料來源: Hooper-Greenhill, E. (1991). Museum and Gallery Education . p191


( 二 ) 博物館教育活動企畫管理層面

        成功的活動,來自於詳盡而縝密的事前計畫,以及有效的追蹤和管理。根據圖二「博物館活動企劃與管理的思考議題」,博物館活動企畫主要考量項目包括目標、主題、對象、條件、時間、進行方式、其他配合事務等,每個項目之下都有許多細目必須在企畫過程中一一檢視 (Hooper-Greenhill, 1991) 。

 

 

        當博物館嘗試設計有關學校團體的教育活動時,觀眾研究在此過程中便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

就目標主題而言 :觀眾研究能夠分析各個階段學生的教育需求和行為,以訂定適當的活動目標和主題。

就對象而言 :觀眾研究可針對學生和教師的年齡、興趣、需要和想法、背景環境、還有學校機構的特質等等,提供有用的資訊。

就條件而言 :觀眾研究可探討博物館周圍的民眾居住狀況、學校分佈、交通條件等等,以利活動的進行。

就時間而言 :觀眾研究除了能夠取得有關學校排課狀況、教師教學進度等資訊外,也能分析學生參觀展覽的時間長度和各時間點的態度行為變化,以幫助活動的時間分配。

就進行方式而言 :觀眾研究能夠提供學生的相關知識,以設計適當的演講、簡報、遊戲、互動多媒體、學習單 ... 等等教學措施,也能評鑑學生和上述措施的互動及學習成效,以持續改善其設計方式並促進學習效果。

就其他配合事務而言 :觀眾研究可評估學生、教師或的額外興趣和需求,設計如書籍、影帶等相關的物品,以提供參觀前的準備和參觀後的利用,例如教師便可利用這些資源對學生進行參觀前的介紹,和進行參觀後的延伸活動。

        當博物館籌畫其教育政策和活動時,觀眾研究在每個環節中都扮演重要的角色,讓每個流程能環環相扣。而隨著博物館教育活動與學校團體越來越密不可分,觀眾研究更會影響到活動的設計、執行和評量品質,因為學校是個多元而複雜的團體,沒有適當而深入的對象與觀眾研究,博物館是難以因應此充滿變因的觀眾群,而設計可行有效的教育方案。

二、以學校團體為對象的觀眾研究

        當學校團體逐漸成為博物館主要觀眾來源之一,以學校為博物館教育合作夥伴的觀點也不斷被討論時,博物館認識和研究學校成員如學生和老師的需求,理當隨之增加,但情況並非如此,有關學校教師和學生參觀反應的博物館觀眾研究並不多見 (Grinder & McCoy, 1985 ; Hooper-Greenhill, 1991) ,許多博物館觀眾研究反而都不是以學童為對象,也許是因為研究人員認為孩童的回答可靠性不高或是其他因素 (Grinder & McCoy, 1985) ,總而言之,學校團體這個博物館主要的觀眾來源,他們對展覽參觀的態度和關心並沒有被廣泛深入的調查。不只國外如此,檢視國內有關之博物館觀眾研究文獻,也呈現相同狀況,以學校團體為對象之觀眾研究並不多見 ( 表一 ) 。

  表一 近 15 年來我國有關博物館觀眾研究之相關文獻

 

 

研究者

研究名稱

對象

1 *

1988

 

張譽騰等

中小學學生對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科學中心三、四樓展示之評鑑研究

中小學學生觀眾

2

1992

 

劉天課

台北市立美術館八十年度觀眾調查

一般觀眾

3

1992

 

劉幸真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觀眾意見調查報告

一般觀眾

4

1992

安奎、陳運造

台灣省立博物館「蠶與蜂特展」之評鑑及建議

一般觀眾

5

1993

羅美蘭

美術館觀眾特性與美術鑑賞能力關係之研究

一般觀眾

6 *

1993

 

徐蓉蓉

台北市各國、高中校長與美術館互動關係問卷調查研究報告

台北市各國、高中校長

7

1994

 

許博超

博物館觀眾研究之評鑑類型與原則

一般觀眾

8

1994

張曉東

博物館互動式多媒體導覽系統使用現況與觀眾研究

一般觀眾

9

1996

吳 春秀

博物館觀眾研究-以故宮博物院玉器陳列室為例

一般觀眾

10

1998

許瓊心

博物館家庭觀眾參觀行為與親子互動之研究

家庭觀眾

11

2000

陳亞萍

北市表演藝術觀眾之生活型態與行銷研究

一般觀眾

12 *

2000

蔡淑惠

國中生對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生命科學廳展示設施之解說效果研究

國中生學生觀眾

13

2001

黃于珊

 

博物館展示環境與參觀行為之研究

一般觀眾

14

2001

劉慶宗

博物館觀眾參觀經驗之研究 -- 以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為例

一般觀眾

15

2002

陳鈞坤

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觀眾參觀行為之研究

一般觀眾

16

2002

陳筱筠

奇美博物館成人觀眾學習類型之個案研究

一般觀眾

17

2002

黃曉芸

博物館展示空間參觀者參觀路徑與參觀行為之研究-以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為例

一般觀眾

18

2002

蔡喜信

博物館成人觀眾學習參與歷程及其影響因素之研究 — 以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為例

成人觀眾

19

2003

陳正勳

新竹影像博物館觀眾觀影行為與生活型態之研究

一般觀眾

註:標 *為以學校團體為對象之觀眾研究

 

        表一為從國家圖書館全國博碩士論文摘要檢索系統中所蒐集和整理之近 15 年來國內有關博物館觀眾研究之論文資料,在十九篇文獻中有十五篇是以博物館一般觀眾為對象,或泛論觀眾研究之學理,沒有針對特別的焦點團體研究;一篇以家庭觀眾為對象;一篇以成人觀眾為對象,三篇以學校成員為對象 ( 分別為中小學學生、國高中校長、國中生 ) 。若以年齡區分以學齡孩童為主要研究對象的文獻有三篇,包括以家庭觀眾為主要研究對象者。以上分析符合 Grinder 和 McCoy 的觀察,許多博物館觀眾研究都不是以學童為主要對象。另一個觀察重點是,安排和帶領學生參觀博物館的主要角色:學校教師,則完全不在上列研究論文的主要研究對象內。

        學童是博物館教育的主要對象之一,而學校教師則是每天直接面對學生,引導學生學習的關鍵人,許多博物館也針對教師安排值錢或在職研習活動、提供教材資源等 ( 劉婉珍, 2002 : 193) 。然而教師在觀眾研究中似乎是被忽略的一環,而形成博物館教育成效評量的一個缺口。在學校的博物館參觀活動中,教師是唯一全程參與的關鍵人物,從安排學生時間、學生的事前準備、帶領隊伍、講解 ( 雖然有時會請博物館導覽員,但通常教師仍會隨侍在側 ) 、回去後的延續活動、學生學習評量等,都是教師工作的一部份,但當博物館推廣其教育方案並希望瞭解方案成效時,卻往往未將教師納入主要的評量對象中。

        教師對博物館參觀的認知與態度,會影響到學生的博物館學習成效,也會影響博物館教育方案的推展。部分證據顯示學校教師並未意識到參觀博物館或美術館的教學效果,因而喪失許多從博物館學習的機會。教師並沒有將博物館參觀整合到課程之中,只是讓學生去博物館看看並取得些資訊,而沒有將其發展成學習的機會 (Clark, 1989 ,引自 Hooper-Greenhill, 1991 ) 。教師對參觀活動若沒有清楚的教學目標,學生就容易對參觀博物館的目的和功能感到困擾 (Hooper-Greenhill, 1991) 。此外有些教師也會將博物館參觀當成課外娛樂活動,而沒有將其視為教學行為,對參觀的相關知識也會影響學生學習,有些教師會希望學生看完所有的展覽品,這可能削弱的原本的學習目的,使的博物館參觀失去吸引力和影響力,甚至導致學生對以後的博物館參觀缺乏興趣 (Grinder & McCoy, 1985) 。

        教師是影響博物館參觀活動學習成效的重要因素之一,自然也會關係到整個博物館教育方案的成敗,更重要的地方在於,博物館可以直接針對觀眾的反應去改善展出物品或內容、展示、設計、引導系統、說明支援等,但卻無法因此就完全改善學生的博物館學習經驗,因為學生的博物館學習經驗不是只發生在參觀博物館時,還包括參觀前的準備與參觀後的後續活動,而這兩個階段主要是由教師在主導,並非博物館改善其館內設施或活動便能直接影響,因此博物館規劃教育方案時,應該將學校觀眾的參觀前、參觀中、參觀後三個階段都納入考慮,並在各階段與教師合作或提供必要的幫助,尤其是參觀前提供教師充分的課程準備資源,或者與博物館成員充分討論,以幫助教師更清楚展覽內容並設計適當的博物館參觀課程 (Hooper-Greenhill, 1991) ,如此才能創造出完整而有效的博物館教育經驗,並真正達成博物館教育的目標。有關博物館與學校的合作模式國內博物館教育學者劉婉珍 (2002) 已進行過詳盡的探討,若能以觀眾研究之方向衡量博物館與學校之合作成效,並觀察評量博物館人員和學校成員在彼此合作中的態度與反應,相信會對推動博物館教育和學校教育帶來更完整的資訊和幫助。

 

 肆、結論與建議

一、結論

( 一 ) 博物館觀眾研究,是實踐博物館教育政策與教育責任的基礎工作。

        博物館教育政策的執行和方案的推展,若沒有評鑑其實施成效,便無法檢視目標的達成與否,無法確定目標是否達成,這樣的政策和方案便失去其功能和意義。如同一般教育中的學習評量,能夠提供改善課程設計、提升學習效果的有用資訊,評量博物館教育方案的主要方式觀眾研究,也能讓博物館教育人員瞭解其方案實施狀況、獲得有關觀眾態度和反應的實際資訊,以便調整其教育方案內容,並幫助博物館的經營。觀眾研究也是博物館教育人員的責任和使命,教育工作者必須有能力和意願去檢視其教育結果,從中尋找教學的缺點並努力改善,以帶給學習者更好的學習經驗,若博物館教育方案設計者只提供學習活動和內容,卻沒有評量觀眾的博物館學習成效,那便如同沒有盡到教育的基本責任,而博物館觀眾研究是博物館教育工作者實踐其教育責任和使命的必須方式之一。

( 二 ) 以學校團體為對象之博物館觀眾研究,是推動博物館和學校相互合作的重要憑藉。

        任何一個以特定群眾或團體為對象設計的方案或活動,必定要對於對象有充分的認識和瞭解,才有可能針對對象的特性與需求規劃出適當的方案內容。當學校團體已成為博物館重要的觀眾來源與活動合作夥伴時,博物館教育人員有必要透過有效的研究方式,深入認識學校成員,並檢視學校成員在博物館教育活動與館校合作方案中的反應,以便改善以學校團體為對象之教育活動,並加強雙邊的合作關係。針對學校團體的研究必須涵蓋整個博物館教育政策形成和執行的過程,才能發展出具備連續性、一致性、統整性的博物館教育活動。博物館與學校的合作中,彼此溝通和討論是關鍵的工作之一,溝通和討論的基礎來自於彼此的瞭解,針對學校團體的觀眾研究,便能提供博物館教育人員有關學校團體的資訊和知識,以做為彼此合作的基礎。

二、建議

( 一 ) 加強以學校學生、教師、以及教育行政人員為對象之觀眾研究。

        有鑑於學校團體已成為博物館觀眾的主要來源之一,博物館參觀也逐漸被許多學校納入正式教學活動,針對此趨勢,博物館教育人員必須增加其對於學校觀眾的研究,才能充分掌握此一主要觀眾群的參觀情形。學校的博物館參觀活動同時牽涉到學生、教師和學校行政人員,尤其學生和教師更是直接參與參觀活動的主體,但現實中有關學校團體的觀眾研究仍然相當缺乏,也很少單獨針對教師等特定對象進行深入的探討,以致於在學校團體快速地充斥於全國各地博物館的展場時,卻不見相關研究同時並進的奇特現象。比較可行的具體辦法包括由博物館教育人員直接於現場進行研究,或推動大專院校博物館科系學生以學校團體為觀眾研究對象,再將相關研究成果分享於博物館教育界或學校單位,以做為有效的參考資料。

( 二 ) 建立博物館觀眾研究與學校之間的資訊交流管道。

        由於博物館和學校相互合作已是推動博物館教育的趨勢之一,博物館和學校之間必須建立更通暢的資訊交流管道,才能分享彼此的心得與成果,加強合作的關係。當學校團體參觀博物館後,學校教師除了自行對學生的學習進行評量外,若能獲得其他客觀的、系統的學生參觀研究資訊,以便瞭解更多學生在博物館內的學習情形和成效,甚至是由第三者客觀地檢視教師帶領學生參觀博物館時的行為和態度,對於學校教師規劃往後的學生參觀活動時,便能獲得更多的參考指標和修正建議,而設計更完善的博物館參觀教學計畫。同樣的博物館教育人員若能在學校團體離開後,仍然能夠接收學校教師的訊息,知道學生事後的學習心得和成效,對於博物館教育人員的活動規劃也能帶來實質幫助。評量資訊的交流管道首先必須建立在雙方的合作意願和彼此都同意的協定上,因為資訊的交流代表的是資訊的公開,必須彼此都同意且遵守一定的交流規範,才能讓雙方安心而穩定地交流,協定可授權博物館代表和學校或教育機關代表共同制訂,資訊交換方式則可透過文件、報告、網路等管道進行。

        無論博物館教育人員或學校教育人員,其共同目標都在於「教育」,只是實施的環境和條件有所不同,但共同的精神卻是一致的。在相同的目標下,學校教育人員有責任充分利用博物館的教育資源,讓學生獲得更多學習機會,並且卻實地評量學生的博物館學習成效;博物館教育人員也有責任與學校密切合作,主動將學校納入其研究和互動對象,對學校團體的參觀進行深入的評鑑,以瞭解學校團體對博物館教育方案的學習情形,而和學校共同設計出更符合教育目的的活動。國內仍缺乏博物館和學校合作的研究與實際經驗,也缺乏評鑑學校觀眾參觀展覽的觀眾研究文獻,仍有待於博物館界、博物館主管機關、教育單位、學校單位等共同努力。

 

參考文獻

一、中文部分

王秀雄 (1993) 。社教機構 ( 美術館 ) 美術鑑賞教育的理論與實際研究。 台灣省加強社會美術欣賞教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台中市:台灣省立美術館。

許博超( 1994 )。 博物館觀眾的評鑑類型與原則 。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碩士論文, 未出版,台北。

劉婉珍 (2002) 。 美術館教育理念與實務 。台北 市 :南天書局 。

二、英文部分

Berry , N. & Mayer, S. (Eds.) (1989). Museum education, history ,theory, and practice . Reston , Virginia : National Art Education Association, NAEA.

Burcaw, G. E. (1997). Introduction to museum work. London : Alta Mira Press, A Division of Sage Publications Inc.

Grinder, A. L. & McCoy, E. (1985). The good guide. Scottsdale , Arizona :Ironwood Publishing.

Hein, G. (1998). Learning in the museum. New York :Routledge.

Hooper-Greenhill, E. (1991). Museum and Gallery Education . Leicester: Department of Museum Studies, University of Leister .

Korn, R. (1989). Introduction to evaluation: Theory and methodology. In Berry Nancy and Susan Mayer(Eds.). Museum education, history ,theory, and practice . Reston , Virginia : National Art Education Association, NAEA.

McLean, K. (1993). Planning for people in museum exhibitions . Washington, DC: Association of Science-Technology Centers.

Zeller, T. (1989). The historical and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of art museum education in American. In Berry Nancy and Susan Mayer(Eds.). Museum education, history ,theory, and practice . Reston , Virginia : National Art Education Association, NAEA.

回美術教育

Copyright  Tank's Art Education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