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歷史現場,貼近現代生活

陳智弘 老師

  我有一個教學習慣,在講授文言文之前,先讓學生發掘E世代新新人類閱讀這一篇文章的意義何在,並努力從古代名家的心靈中提煉出適用於今的省思與啟示。

  所以,在上〈諫逐客書〉之前,會請學生腦力激盪:日後職場上如果雇主為了省籍因素而將你解雇,你該如何有效說服雇主?再告訴他們如何從古人表述中鍛鑄出實用的溝通技巧!所以,我也不會只引述道:「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其人必不慈」,會設法讓學生體悟人的感情世界多麼真摯豐富,也讓他們藉由別人面對死亡時的悲痛回過頭來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所以,上〈遊褒禪山記〉時,會努力強化他們當自己聽到的是遠方的鼓聲時,不必隨群眾節奏起舞的信心;更讓他們領悟許多人的努力奮鬥、所作所為,就是為了「不負我心」。

  研讀課文如此,語文習作亦如此。

  例如〈鄭伯克段於鄢〉一文,除了從經學角度來理解孔子寓褒貶的春秋微言大義外,我更希望本文能與現代生活結合,於是,我帶領學生走進歷史現場,探討「母子失歡、為兄失教、弟不敬長」事蹟下的真實血肉。以現代的眼光切入一位偏心不公允的母親——武姜、一位渴望母愛不得導致個性扭曲的大兒子——鄭莊公,以及一位被寵溺而貪得無饜的小兒子——共叔段,解析他們曲折幽微的想法思維與心靈面貌。

  作文設計是讓兩、三千年後的學子為典籍中的古人置一詞。以武姜為例,想想,何以因為難產,她對待長子便沒有親情可言,而一面倒地寵愛共叔段?這麼不可理喻的背後蘊藏什麼難解的心曲,或不足為外人道的難言之隱?我請同學試著將歷史人物立體化,為她的作為找到合理化解釋。

  同學是這麼說的:「你(寤生)可知我(武姜)為何如此對你?生你時那種痛苦、那種撕裂的感受、那種心驚肉跳的生死交關,沒人能體會。你從小就聰明過人,你弟弟不及你千分之一,但你就是沒有他貼心,加上那件事……是的,我永遠記得那天,你邊哭喊著邊撲進我的懷裡,再怎麼鐵石心腸,我也是你娘,可是你的哭聲牽引起我多年來亟欲忘懷的夢魘,所以我直覺把你推開。沒想到,那一推,不僅把你推離我身邊,也把母子間的情感扯斷了。」以具體細節註解母親的心態,雖是想像,卻極為真實。又如「自幼,你的身體就比一般孩子虛弱,於是,我建議你父王將君位傳給你弟弟,但卻被天下人批評我偏私。做母親的,在權力和健康中抉擇,我毫不考慮地要你健健康康而不必為政治操煩,但沒有人明白我這一片真心。」提出一個合情合理的動機。也有人從丈夫對待的態度與兩個兒子的親疏程度來推論武姜偏心的原始根由;或是嘆惋宮廷的「特殊生態」而泯滅母子與生俱來的濃厚親情,造成母子失歡;有的人揭示武姜迫於政治因素出嫁的委屈與無奈……總之,當學生從武姜的角度思考,細緻鋪敘其人內心的痛苦、掙扎或矛盾,並為其作為提出合理解釋後,我相信這一篇文章對他們來說會產生不同意義。

  即使是古文,傳達出來的還是人心人性,還是足以豐富現代生活的內涵。所以,我總是領著學生在國文課堂上走進歷史現場,以便貼近現代生活。

刊於《文訊226期》2004年8月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