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研討 ── 以《HERO》為例

張輝誠 老師

1    

  作為一部法律影集,《HERO》確實有些特別:它既不像美式法庭片那樣經常出現激烈的法庭辯論場景或者處理某些法律倫理、社會政治上的敏感議題,也不像日式推理劇那般充斥著對於複雜案件的詳盡鋪陳與細緻推理,它講述的案件相對而言都不複雜,其中犯罪的動機犯案的經過一般來說也都很單純,牽涉到的人物除了主角外也很少超過五個,情節可以說都能讓讀者輕鬆的加以掌握;而整部影集從頭到尾逐步深入地強調的其實僅僅是檢方對於犯罪追訴上的公平正義的執著與追求,以及由之建立起的「HERO」形象;就此而言,《HERO》算不上是一部突出或者在類型的規格之內突出的法律影集,它似乎較為接近某種”偶像劇”或英雄電影的思路;但是從創造一種品格形象的角度來說,《HERO》放棄既已成型的法庭片或推理劇規格卻可能是高明而又不得不然的選擇,要在短短十一個小時的長度之內塞入大量的故事情節哲學思想畢竟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還不如單純發揮人物性格的特色來的方便有效而又傳神。

 

2

  實際上,日本真有久利生公平這個檢察官,只是有許多地方是因為戲劇效果的緣故,而加的趣味。例如酒吧老闆、還有郵購這個點子,是木村本人建議加在劇中主角身上的特性。同時,這部戲11集,有四個編劇,主要編劇是福田靖(編寫第2,3,4,6,7,9,11集)。編劇雖然算是新人,但是功力不錯,讓人看不出來其實是不同人編寫,甚至有四個導演導不同的集數。而演員部份,除了木村之外,其他的檢察官配角或每一集的特別演員,幾乎都是舞台劇出身,有深厚的底子。 因為日本法律制度不同於歐美的緣故,所以很少會像歐美影集那樣,以律師為主題或是注重辯論的過程。反而是以檢察官或警察辦案為主的戲劇較多。也許這可以探究不同的法律制度,反應出來的戲劇觀點的不同。不使用複雜的案件,也許更能凸顯出這部戲所要表達的追求公平、正義與真相的理念。畢竟每一集只有45分鐘左右。

 

3

  【名家專欄】何飛鵬:久利生公平 摘自8/15商周電子報 日本的偶像劇「Hero」英雄,在台灣不知風靡了多少年輕的哈日族,尤其是男主角木村拓哉放浪不羈、我行我素、不修邊幅,用他自己的正義觀點,執行司法檢察官的職務,完全不顧外界的評論和壓力,絕對吻合了現代年輕人的口味。 尤其在完結篇的加長劇集中,主角久利生的作為更令人驚嘆,當久利生不見容於日本的司法體系,被調職到南方的孤島石桓島時,久利生的兩個長官在遺憾之餘;說出了他們對久利生的評論:久利生一定會把平靜的石桓檢察分部鬧得天翻地覆,而且會用他的邏輯,執行「久利生式的公平」。 劇中對「久利生公平」並沒有進一步的說明,但熟悉全劇的人都知道,久利生公平意味著執著於檢察官的天職,摘奸發伏、鍥而不捨,追蹤證據,還當事人清白、或將罪犯繩之以法。完全不管外在輿論的壓力、官僚體系的常理與僵化的組織氣氛。 「久利生公平」更意味著相信自己,不在乎名位、升遷,為了心中所追逐的正義,不惜以一人對抗全世界,只要自己相信他是對的,在過程中,久利生曾經被誤解、被撻伐、被孤立,被視為大逆不道;但是在久利生眼中,這一切都不重要,因為他相信自己、相信證據、相信做為檢察官該做的事,他要為社會、為當事人找到真正的公平。 可是在生活上,久利生卻又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叛逆少年,不穿正式服裝,講究休閒,愛買電視購物頻道的商品,有點無厘頭、有點壞,這幾乎又是次世代年輕人的生活形態,久利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叛逆少年。 因此「Hero」全劇用年輕人的想法,執行年輕人的正義。用年輕人的偶像,演年輕人的戲,但是其中微言大義之處,卻又令人盪氣迴腸。 想到這裡,卻又不由得感慨起來,我們社會批判年輕人的哈日風,但是看看人家的偶像劇,也有這麼令人感受深刻的地方,而台灣的司法體系卻充斥著貪污與醜聞,我們司法界的久利生在哪裡?我們看不起日劇,可是台灣像「Hero」這樣叫好又叫座的劇集在哪裡?在哈日的風潮裡,我們還有太多該學習的地方。

 

【討論問題】

1. 試比較台灣與日本連續劇的異同。(或者包含大陸、香港、美式影集)
2. 「久利生公平」一角在劇作中的角色定位為何,如何經由「角色設計」突顯此一特色?
3. 如果你是編劇,你會加入哪些新的情節、細節或道具?會抽掉哪些情節、細節或道具?
4. 因為只看了一或二集,你覺得可以加入哪些「主題」(如第一集的政治醜聞),來擴展成十一集的影集內容?
5. 如果在台灣拍攝《Hero》,你覺得可能遭遇到的困難是什麼?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