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得獎名單


2002/05/20

新詩組
首獎: 二業 何欣潔〈穿過了卡爾維諾〉
佳作: 三義 顏定敏〈詩〉  二業 錢怡安〈荒漠機率〉

 

散文組
首獎:一愛 黃鈴惠〈幸福與無常〉
佳作:二智 李金縈〈水杓〉  三孝 林可凡〈一人留校夜書〉

 

文學批評組
佳作:二業 何欣潔〈甜蜜並且層層逼近〉

〈穿過了卡爾維諾〉
二業 何欣潔


我們走近伊希多拉城 牆角底 風塵僕僕並肩
坐在銘文模糊的牆角底 模糊銘文如幼蛇扭鑽沙地
肩胛骨上是妳的體溫灰褐色
我們用嬰兒的姿勢蜷曲著

 

但已經是斷垣殘壁了
城 動物們在倒下的柵欄邊趴著
觀賞我們懷抱的秘密並指指點點話說
牠們知道的 盼望是豐美到老去的距離
從城市在旅人地圖開始 到廢墟在旅人腳底為止

 

然而我們決定打開行囊
編織剩餘的青春以成海市蜃樓
再掬起一瓢泉水洗滌袍袖的沉默
但馬來貘不遠千里地趕來 好死不死吃下牠的一千零一個夢
所以棕櫚樹在長出葉子之前被帶離了綠洲
光禿禿地 像歸途上開始龜裂的乾燥天空
我們近乎衰老地佝僂著
據說可以抵擋 偶爾颳起的惡風和耳語不休
「這樣也是好的,」
〈我只記得一直半睡半醒的駱駝〉
「被牠吃掉的夢永遠不會寂寞」

 

★評語

1〈滄桑旅程的驚人寂寞〉
此詩鎔鑄義大利小說家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一書的情節,以旅行探險家馬可波羅向忽必烈口述五十五個看不見的城市作為背景,書寫旅人休憩於伊希多拉城的寂寞感受。風塵僕僕的滄桑感瀰漫詩句,如「但已經是斷垣殘壁了」、「盼望是豐美到老去的距離」、「我們近乎衰老地佝僂著」,處處流露出驚人的寂寞感(「被他吃掉的夢永遠不會寂寞」)。作者相當巧妙了運用卡爾維諾以及南美作家波赫士、馬奎斯以降慣用的魔幻寫實手法入詩,營造出豐富而迷人的意象,如「動物們在倒下的柵欄邊趴著/觀賞我們懷抱的秘密並指指點點話說」、「但馬來貘不遠千里趕來/好死不死吃下牠的一千零一個夢/所以棕櫚樹在長出葉子之前被帶離了綠洲。」作者對意象的掌握、節奏的控制、遣詞的精準到了令人驚喜甚至嘆為觀止的境地,實在是高中生難得一見的一首好詩。
(張輝誠老師評)
句子之平均質地高於其他入選者,從而也豐富了故事的色調。
馬來貘之句讀來總覺有點像嵌進去的,於是,其與末句的呼應線條或許稍強硬。
若以小見大,則作者鑄合不同質感的句子時尚可多繞排球場幾圈深思一二;而作品氣氛成型迷人,言與不言間呼之欲出的詩意,則頗有表現,並值得期待。
(陶文本老師評)

〈詩〉
三義 顏定敏


鋪滿一地的星光
洩漏了想飛的心情
鍍我以月光銀的雙翼
我將唱起那埋藏已久的曲調
待時間孵化
展翅欲飛的語言

 

在黑暗中找尋那
眩目的羽
儘管它總 一閃而逝
我只能在夜間築巢
靜靜踞蹲如石像
待晚涼驚醒
水晶絕句的夢

 

映以水底的星點
耀以山尖的初曦
它 終會破殼而出吧
但是 千萬要小心啊
別摔著了
那脆弱的幼雛

 

★評語

此詩描寫詩作呼之欲出的過程,極力烘托外在環境(星光、月光、黑暗、晚涼、水中星、山尖初曦)與內心情感(想飛、雙翼、將唱起、築巢、靜靜踞蹲、驚醒、小心)的結合隨時可能發酵化成一首詩的因緣條件。可惜作者對遣詞的能力稍嫌不足,以致於閱讀起來並無詩韻,渾似散文分行。唯末段「但是/千萬要小心啊/別摔著了/那脆弱的幼雛」以「幼雛摔落」比喻「寫詩念頭」,總算是有點兒意思。
(張輝誠老師評)

 

第二段末四句佳。「水晶絕句的夢」,剔透的少女時期一生果然只能一回嗎?老師祝福並拜服。
宛如鋼琴奏鳴曲的質感,略露沉澱恢弘之意。而經過一二段的過程後,三段不知為何又瞻前顧後了起來?

(陶文本老師評)

〈荒漠機率〉

二業 錢怡安

想像是看不見的遠行沙漠
我在熱帶雨林中搜尋妳的身影
回憶起一切我們相遇的機率
輕輕地計算沙漏裡千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無奈在高原上我們始終交身而過
只好順著雪融
靜靜幽遠地流向河流與荒地的交橫錯綜

 

我們依舊能緊緊相擁
隨著不滅定律
妳的氣息穿越一切徬徨空洞
傳說中的故事回到草原上盡興奔馳
來到妳我夢想中的城堡
苔蘚的生機覆蓋過蔓生淒情
我沿著想念過妳的方式找尋
卻看見牆上的石鐘分針正
指向荒漠中火熱艷開的那一朵花

 

★評語

〈因為分離,雨林化為荒漠〉
此詩寫分離的情人搜尋對方身影的心情與景象,運用各種比喻來表達慌張與失落的感受,結尾句「指向荒漠中火熱艷開的那一朵花」似乎象徵一絲希望,又彷彿在艷開的花中襯托出更深的悲傷,耐人尋味。但作者對意象的掌握亟待加強,詩中「沙漠、熱帶雨林、高原、草原、城堡」隨意跳換,既無內在連貫,又乏外在相關,突兀而牽強,實為一大敗筆。文字的也可以再多加調整、修飾、凝鍊,畢竟讀下來詩味實在太少!
(張輝誠老師評)

 


希望與失落之間,冷暖調和並置,不差。詩題或倒是可以再磨一下。
「靜靜幽遠地流向河流與荒地的交橫錯綜」,是有點不穩失焦,但還蠻好的嘛!
唉唉,夢想中的城堡,磚頭不知是什麼顏色的咧?結句高拔。小鼓掌並與祝福。
(陶文本老師評)

〈幸福與無常〉
一愛 黃鈴惠


  「最幸福的片刻,我每每感到無常。」
  這是作家學姊朱天文的一句話。
  究竟,是無常濫觴於幸福,抑或幸福只是無常的藉口?
有人說:「愛過才知情重,醉後方之酒濃。」若以這樣的邏輯來思考,此話的確成立──擁有過幸福的人,才能了解何謂無常。
  16、17歲,是一個怎麼樣的年紀?依我之見,是一個幸福的年紀。對於幸福,我的定義再平凡不過───
  早晨甦醒,搭乘便利的捷運,看著都市人的步伐,感受城市的流動。
  在學校,與同學及老師享受腦力激盪的快樂。
  週休二日,與朋友逛遍西門町,再久也不嫌累。
  找一天下午,窩在重慶南路書店街,使全身充滿書頁的味道。
坐在草地上,欣賞雲的變化,嘴裡哼著歌,幻想身處康橋河畔......
  我,是幸福的,但,每每,我也會感到無常。當然,對一個年輕的心談無常,是一件殘酷的事,然而,肯定的是,無常,隨時隨地在身旁發生。
  一個月前的上學途中,瞥見一間新開幕的早餐店,今天,倒了。
前天剛買的一束百合,今天,謝了。
  來自山林的原始聲音──郭英男,上週,去世了。
  恩愛的湯姆克魯斯和妮可基曼,去年,分了。
  高聳的雙子星大樓,911那天,夷為平地。
  吾嘆:「唉!無常是也。」
「無常」,其實是為了襯托幸福而生,所以,在我們感到幸福時,就要珍惜那片刻,因為,誰也無法預知,無常會再何時何地將它潛藏的力量釋放出來。現在的我,處於幸福的年華,我享受著溫暖的親情、真摯的友情,有著遠大的夢想和輕狂的誓言,然而,在我徜徉青春時,卻害怕失去,這種害怕,是歇斯底里的,沒人能夠清楚說出,且非三言兩與能摡括之。我擔心升上高二的分組、擔心高三學姊的畢業......,雖然,這只是生命旅程中微不足道的小小轉變。化學老師可能會說:「只不過是個化學變化罷了」,但我會說:「產生新物質則為化學變化,而此新物質即是『傷感』,作用於內心,其能量不亞於核分裂」,此刻,我能體會何謂「幸福的悲哀」。
  中國人有所謂「盛極必衰」、「物極必反」,但也有人說:「否極泰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但願,有那麼一天,我能說:「最無常的片刻,我每每感到幸福」,那便是蘇軾的豁達,無風無雨也無晴的瀟灑。
  人間多無常,因為我幸福。

 

★評語

什麼是幸福?什麼是無常?幸福、無常又有什麼關聯?這麼抽象的詞彙、這麼哲理的問題,豈是三言兩語可以釐清?
老子曰:「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說得玄而又玄。鈴惠能用淺白易懂的文句、尋常切近的例子,詮釋「禍福相因而生」的奧妙,進而談到珍惜當下的幸福,豁達面對人生的風雨。寫得那麼靈透、自信,那麼順理成章,真是後生可畏。
文中所引詩句應是「醉過才知酒濃,愛過才知情重。」(胡適《夢與詩》)
(李淑欗老師評)

十六七歲的少女談「幸福與無常」,是否會流於淺俗空泛?——這是乍看題目時的疑慮。本文卻能透過生活的瑣碎,去體察「無常」存在的真實。雖不免仍有著「浪漫式的感傷」,但作者的敏銳與善感、明辨,已令人驚喜。全篇文字可再求精練和獨創性。(李淑如老師評)

 

〈水杓〉
二智 李金縈


  家裡比政府更早實施節約用水及儲水,因此我國中住校時洗澡用的水杓重新被拿出來用。
  它只是一個普通、便宜的淺綠色杓子。
  當我的五指圈住它,我就想起國中學校裡的浴室,不平整的磁磚,溼答答的地板,映著扭曲身影的鐵門,人來人往喀達喀達的拖鞋聲。夏天,一整天的炎熱黏膩在這裡被洗滌,冬天,呼呼作響的東北風,從海上經過山間,吹起光脫脫的我們一身雞皮疙瘩。
  洗完澡後,我把洗好的衣服放在水杓裡,和室友一起去脫水。脫水機排出來的水,總在我路過時,濺濕我的腳。脫水之後,我把恢復乾淨的衣服放進杓子,走回宿舍。
  被翻起的舊回憶,有點瑣碎有點不完整,也褪了色澤,像是長時間埋在土壤中的樹葉,泛黃而薄脆,抵不住一腳踩或一指彈,卻即將被分解成最富營養的腐植質,默默滋養我的生命。
  這把水杓承載的不只是一匙水,還有我已然逝去的少年時光。
  就像母親親手準備的便當,容納的不只是一頓午餐而已。

 

★評語

認真面對生命、用心生活,則任何的經驗和歷練都是造就自己的養分;而敬謹自我觀照正是寫出好作品的先決條件。
一個普通、便宜的水杓,一段瑣碎、褪色的記憶,記錄金縈成長的軌跡。篇幅雖短,意蘊綿長。結尾一句,前無所承,刪除為宜。
(李淑欄老師評)

題目訂得新鮮,可引發閱讀興趣。
取用瑣碎的場景,反而更能呈現真實生活的風貌。
經由人生中的小風小景,體會到「縱是破碎褪色的過往,也會是豐潤生命的養分」。——這不僅飽含作者對年少的珍惜,也是對生命深層的體會。
本篇文筆樸摯,有溫厚之風。末句較突兀,可再修改,以求戛然而止之趣,或更雋永的情味。
(李淑如老師評)

〈一人留校夜書〉
三孝 林可凡


  黑夜混濁,悶熟了的熱風慢吞吞地吹過。
  仰頭一飲,左岸咖啡見底。想段譽蕭峰痛快競酒,六脈神劍對嗜酒豪徒,縱是紅酒白酒長江黃河,一樣照飲。咖啡空杯高舉,微微頜首致意,我脫口說:「好一熟燙黃酒。」繼續唸:「八世紀後葉赤松德贊和熱八中統一藏譯佛典,熱八中於西元841….。」御便當慾望地蒸蒸冒氣,挾起糊爛豬排入口,嘖嘖大嚼。想那時,郭靖宴天下英雄,群豪圍坐,漠北大漢蒼勁風光,想必是以手就食,菜飯肉汁,淋漓盡致。我讚道:「唯斯人配此大塊牛肉。」搖頭晃腦,雙眼欲閉還張,含糊接唸著:「西元841年被殺,朗達瑪繼位,再被暗殺。十四世紀後葉宗喀巴…。」
  驀地,嗡鳴之聲劈空而近,我低頭、迴身、揚手下墮,未料木椅絆腳,下盤一陣虛浮,身傾後倒,如大榕突然覆地,砰然而響,木桌微晃,卻是惱人嗡嗡依舊。怒極,揚眉猛一大喝:「看前面,黑洞洞,必是那賊窟無疑,我只得迎上前去,殺他個,乾─乾─淨─淨。」手持鐵尺挽一劍花,滿室游走,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武俠、課文、連續劇。高三生活,書本江湖,照樣,刀光劍影。

 

★評語

唸誦課文與武俠情節穿插串聯,寫留校夜讀、苦中作樂,自有情趣,也頗有豪壯之氣。
起筆寫夏夜燥熱,「悶熟」二字佳。
文題「一人留校夜書」之「書」字,是否為「讀」字之誤?
末段,「連續劇」三字突兀,故,「武俠、課文、連續劇」可刪。

(李淑欗老師評)

本文以近乎解構傳統散文的形式,將古今的事象堆疊,以虛實真幻映襯,呈現一被割裂破碎或錯亂的生活面相。第三段勃然作色,仗「劍」游走,筆勢颯颯有風,逼真傳神; 彷彿可見現代學子,在升學戰場中,所壓抑且扭曲的憤慨。作法突出,別具風味。
如果將本篇題目改為「一人夜讀」,文、題呼應將更緊密。再力求末段前後兩小節,在句法、意義上更準確的對襯,然後以「刀光劍影」收束,必可建點睛之功。
(李淑如老師評)

〈甜蜜並且層層逼近〉
二業 何欣潔


我經常從你的頸背/翻閱\舊日的時光/黯藍色的書本/沉思的河/與腐爛
也曾在你的胸前凹骨/拾回你遺失的字句
你不愛詩的/但你是大地之詩/你是冬季左前窗口緩慢飛降的落葉/你是風 是樹/也是海/你是甜蜜/並且層層逼近。
海龜在億百年外的海爬行/月光持續照射著一個男孩的胸口/我揹著新寫好的詩/向你靠近

 

★評介
  這是我十分欣賞的一位新生代詩人若驩(KIMILA)的作品,出現於其詩集<甜蜜並且層層逼近>裡的同名詩篇。在音樂專輯,或所謂詩集與散文選集中可見,與詩集同名的詩篇未必是最好的作品,但通常最能表示作者創作方向與主旨。基本上整本詩集的風格的確是甜蜜、意像靈動而不失從容的唱著歌前進;在詩形銷骨立的世界裡,他看起來頗像個難得一見的異數。
  古人寫纏綿,要說耳鬢廝磨,但我想那比較接近兩個人在甜言蜜語的狀態。若要靜靜地纏綿,比較容易欲望的應該是脖子、或鎖骨或脊背的部分;含蓄的日劇要演床戲,通常也是男主角輕輕的吻往女主角的頸背、一筆帶過。當然這是個人以為,這首詩的第一句便產生了與題目一般甜蜜到不行的效果。下幾句卻是淡淡地:
  翻閱\舊日的時光/黯藍色的書本/沉思的河/與腐爛
  除了甜蜜之外,別生更深的追憶與沉思;「黯藍色書本」「腐爛」等安靜而厚實的意像避免了氣氛過分芭樂的慘況,畢竟甜蜜的詩容易流於自說自話或過分煽情,雖然因為這樣而故作憂傷也不是好事,總之,這首詩喜悅而不失內蘊的情狀算是被抓住了。

  「在胸前凹骨撿拾字句」兩句,據說感覺十分色情,我想到的是<英倫情人>裡,男主角問同伴:「女人的這裡(手指胸骨上方),凹下去的那塊地方叫什麼名字?」的那一幕。也許詩人和導演想說的是同一塊部位?!但在胸腔的低漥處,應該真的聚集了不少遺失的字句吧,撿拾戀人心口遺失的字句,其情意又何只纏綿,張力何只萬千!
  當然美麗的風景本身可能並不愛詩,也從不提筆寫詩。朱天文在<炎夏之都>的序中寫道:「……那些『不寫』的大眾,他們的一句話往往勝過作家的千言萬語。」這是一種創作者的謙虛,卻也是真實的人生寫照。會寫詩的人通常不在廬山中,只能拿著卑微的眼睛望著它。「但你是大地之詩/你是冬季左前窗口緩慢飛降的落葉/你是風/是樹/也是海」都已寫到了「大地」和「冬季左前窗口緩慢飛降的落葉」,詩人的傾慕之心滿溢,可見一班。再來便是高潮之處:
你是甜蜜/並且層層逼近。
一開始見到題目至今,無論如何都不能預期它竟然是這般點題法!孔德說:「人類無法獲得真理,只能不斷的以知識逼近真理。」看來理性感性看似南轅北轍,實為殊途同歸!終極的真理只能是知識的層層逼近,最大的甜蜜也只能層層逼近,而無交疊之時。初次閱讀至此,只覺眾聲喧嘩而諸神默默,這「唯一的高音」足以繞樑數日!
但詩人仍是不急不徐的,並沒有如我一般狂喜起來。海龜慢慢爬行,月光灑落,向我們靠近的男孩不背Jansport,他背著發光的詩。

 

★評語

有見解,有內容。可是文字不甚俐落,不夠精確。
以形銷骨立描繪詩的世界,這是亂用成語;以流行語如愛到不行、過分芭樂等詞語來表意,以致造成讀者與詮釋者有隔,這是寫作草率;以類詩的語言進行合該理性的評論,例如首節,欣賞的究竟是作者,或作品,讓人糊塗,這是糾混不清,體例不合。至於海樹一節的詮釋,跳躍太快,失之空洞,更是不可諱言的疏失。這都是本文在文字運用上的缺點。
不過類似於詩的高密度,卻也是本文最精采的妙處。
例如第一段談了作者的身分、作品集的名稱、詩與音樂的比較、詩集的基本風格,本詩集在詩人圈裡的基本評價,談的廣度、深度便都讓人驚訝。又如第二段「腐爛」雖然該作「耽溺其中,不克自拔」解,未必是在甜膩之外故作超離,但評論者能如此詮釋,卻終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第三段「撿拾遺落的詩句」,用電影作譬,已見巧思,更引朱天文的話來說明,因將作者對戀人間的靈犀相通之甜之美,和盤烘出,作了最恰當的解析,更是令人擊節。更不用說引用孔德的話語,引得如此輕鬆自在了。
除了精簡,詩的意味竟也貫串全文,這更不容易。試看結尾,竟將詩情和現實、作者和評者、文章呈現和詮釋者對愛情的憧憬完全融在一塊。評詩原來也可以像是在寫詩,而且寫的深度、意境幾乎要超過原詩,可真不容易啊!
如果詮釋者能找些更具挑戰性、更具典範性的作品來評,想必更有可觀。我拭目以待!
(賴哲信老師評)


「如果讀一本書而我感覺到全身上下冰冷,沒有任何火光可以讓我溫暖,我知道那是詩;如果我明明白白感受到好像頭頂被掀開了,我知道那就是詩。這是我僅知的辨認詩的方式。還有別的辦法嗎?」---艾茉莉、狄金遜(Emily Dickinson)
文學評論除了憑著直覺感受辨認詩的優劣之外,更要以客觀精實之筆引導讀者理解詩之情意、境界。此篇評介仍側重於感性之宣洩,評介人以詩之筆調,不斷跳脫,讀者也只好從字裡行間不斷找尋那似可批判之文意,必須劇烈再次感受到詩之震撼,又得理清評介者之褒貶、用意(因為文字太晦澀);理性、感性並進,著實辛苦!
(趙英寶老師評)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