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作品:白先勇《台北人》

雨鷗

內容概述:
  《臺北人》這本書是由十四篇故事組合而成,每篇的寫作技巧,長短都不同,主要是以人物為主角在做描寫,其中的階層、工作職業的範圍也相當廣泛,從年邁挺拔的儒將僕公、退休的女僕順恩嫂、上流社會的竇夫人、下流社會的「總司令」;還有知識份子余嶔磊教授;也有幫傭工人如王雄、軍隊的人賴鳴升、社交名女人,如尹雪艷、低級舞女金大班…….,這麼多各式各樣的人物卻擁有同樣的歷史背景─他們皆出生於中國大陸,都是大陸淪陷後,隨著國民政府撤退來臺灣這個小島的,而且他們在大陸的「過去」並沒有隨著遷臺而完全消逝,在台灣也不真的是「新」生活。那些無法遺忘的回憶,直接影響了他們在臺北的現實生活…。《臺北人》描寫的就是這群人的背景、過去在他們後來人生裡所不易顯現,卻又重大的影響。

評論:
  現在,一看到臺北這二字不免想到的是一個霓虹燈下的花花世界,美麗、繁華,隱藏黑暗、痛苦。而白先勇所描寫的臺北,又是什麼樣子呢?先讓我們回到那時的歷史背景談起吧!
  清廷簽訂馬關條約後,臺北轉身變成了日本政府─台灣總督官邸的所在地,貼近政治中心,享有較多的「照顧」,冠上了〝繁華〞的頭銜!而白先勇筆下的那年代──臺灣從日本的枷鎖下解放出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隨風飄揚在臺北的天空!政府新舊交替,造就了矛盾的背景。《臺北人》裡的主角們,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開始了他們在這片土地的生活!
  《臺北人》的主角群們,並不是在臺北土生土長,而是在民國三十、四十年代,大陸淪陷後,隨著政府播遷來台的。他們在大陸,擁有許多特殊的「過往」,這些過往在他們在來到台灣的「新」生活裡,形成一種重擔。他們放不掉,往往緬懷當時在大陸的所擁有身分、榮耀、排場、愛情……,成為一種直接影響,影響著他們的生活。例如金大班摟著青年,似乎回到當年她與月如的愛戀;尹雪艷仍舊將自己的公館當成往年的上海飛霞路;華夫人在園裡的「一捧雪」中看到南京住宅園的影子;賴鳴升追憶「臺兒莊」光榮戰績時,那窗外煙火的轟隆聲,亦不是當年的炮火衝天……。
  這些主角之所以揮不掉過去,是因為臺北在那年代的那背景,在那塊擁有深刻矛盾歷史的土地上,隱約的看見當年的「輝煌」,模糊的自己,所以他們多半從拾舊業;多半依著在大陸的生活模式,在臺北依樣畫葫蘆的過著,只可惜臺北究竟不是大陸,不是那個「當年」……。如果,他們是生活在臺北以外的地區:高雄、屏東、花蓮,宜蘭……,沒有繁華,他們看不到自己的影子,是不是會置死地而後生,過著完全不一樣的生活呢?會不會把以前的事只當作回憶,藏在腦海裡的最底層呢?這,恐怕只有白先勇才知道了!
  白先勇,臺北人,裡頭究竟藏著多麼深刻的意義!

 

賴哲信 老師評語:
  金大班、尹雪艷、華夫人、賴鳴升……評者用系列點名,點出台北人全書的主軸-一群群追戀過去,卻無法正視現在,望向未來的過去豪貴,用一幕幕歌舞昇平,遮掩一陣陣腐朽屍臭的悲劇。中國這群最後的貴族,在現實的台北中一一沉淪,卻在白先勇的筆下一一浮現。這種困境,評者清楚點出,可謂眼光犀利,評斷精準。

張輝誠 老師評語:
  要談白先勇《台北人》至少得先讀讀歐陽子《王謝堂前的燕子》,即便我們未必全然同意歐陽子的看法,但也不能不多多少少參酌一下他的意見,以免寫完評論才發覺自己的想法別人早就說過、說濫、甚至說煩了。此篇評論正巧也有這樣的毛病,文中三、四段主要論點即「今昔之感」,似乎已是眾所皆知的常識,不能翻陳出新成為此文一大致命傷。此篇值得鼓勵之處在於通過了簡約歸納的功夫將一本書眉目清楚地勾勒出來,這是一種不錯的練習。換句話說,真正的見解是需要靠博學和精準眼光來培養的,不是一蹴可幾,培養好見解的基本功之一就是每閱讀一本書都要簡約歸納成自己的先行想法,再與他人意見比較,兩者熟優熟劣,他人見解優於我則多向其學習,劣於我者則可知自己見解已超過他人,如此日積月累,功力自然大增。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