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中山女高第十七屆織錦文學獎決審會 散文組

會議時間:2014926 1130-1320

一、影像記錄

C:\Users\user\Desktop\散文決審照片\01.jpg

C:\Users\user\Desktop\散文決審照片\05.jpg

當日評審講評情形

C:\Users\user\Desktop\散文決審照片\02.jpg

C:\Users\user\Desktop\散文決審照片\03.jpg

與會同學與評審合照

女青社和評審留影合照

二、評審講評內容摘要

()散文組總評

宇文正老師:

在評審過程中,當我收到稿件時,感覺這次的文件太少,但每件作品的風格都非常獨特,在高中這個時期,散文是比較容易入手的,而且通常是以親情和愛情為主。但這次的作品卻是以論辯、哲學思考為主,是優點也是缺點,因為文學獎的投稿大部分需要書寫與自己切身相關的經歷,對身處這個時期的同學來說較容易得獎。

房慧真老師:

我認為這次的作品有太多古老的用詞,讀起來很像《菜根譚》,像是我們三位評審老師都沒有選的〈中場十分〉、〈漁父論〉,是因為我們看不見高中生的本色,過快地提升到哲理思考的境界,就像是畫畫,要先從素描開始,才進到濃烈的油彩,而非一開始就直接跳到畢卡索、高更那樣的境界。評這樣子的高中文學獎,就是要看見高中生的青春和活力,過於深沉的哲理不見得能夠擄獲評審的芳心。

黃麗群老師:

這次評審過程中,我發現這次的散文作品有幾個典型的缺點:一、不知道如何收尾,二、過於傾向典型課本內文章,三、用過多的渲染描述一個很純粹的事物。我認為寫散文必須清楚地掌握自己的感受,知道自己要甚麼,並且同時具備微觀、鉅觀、強烈自省的能力、簡潔的用詞。「清新」這兩個字最適合形容散文的特質,「清」就是不濁,精簡表達自己的思想,「新」就是前所未有的、別人沒有想過的,我想,這應該才是的散文需要具備的條件。

 ()散文組個評

首獎─注視•註釋

宇文正老師:

這一篇是這次入選的文章中「思考」方面的代表,寫出對未來的好奇及熱情,也準確描繪了少女心態,更令我勾起了曾經的回憶。文章中寫到三島由紀夫也讓我的印象加分。「沒有結論」的寫法很有巧思,這是篇很好的佳作。

房慧真老師:

文學技巧是相當成熟的,用了很多雙關和隱喻。文中提到了三島由紀夫,很讓人驚喜現在還有學生在關注這一塊。整篇文章雖短,卻能將這麼多的意象在少少的文句中表達,結尾也收得很好,相當令人驚豔。

黃麗群老師:

這一篇應該是很容易可以選出來的作品,輕重得體,結構完整,收尾也收得很好。文章中不斷用問句詢問自己的方式也處理得宜,其中不少文句都能觸動人心,尤其是「從來就不希望自己和這個世界脫隊」,佳。

貳獎─陌生人

宇文正老師:

這一篇文章我原本一開始有投,但是今早再看過一遍後就更改我的選擇了。同樣也是一篇思考深刻、極富哲理思辨的文章,也描寫到心境上的改變。但是與老人的互動對話不自然,情緒醞釀也讓人理不出頭緒,看得不太明白。

房慧真老師:

這是一篇試圖與世代溝通的作品,頗有新意,也能讓人看到新的思考。有些文句寫得很好,沒有太多的成語或修辭,簡單卻可以傳達出新的視野。只可惜有些過場語句處理得不夠好。

黃麗群老師:

喜歡這篇的意境,雖然是很大的題目,但是掌握得宜。語句的描寫同時有微觀和鉅觀的效果,簡單卻深刻,其中有部分文句是可以撐起整篇文章的。但有些地方太多冗言贅字,轉折太突兀。

参獎─我愛魚

房慧真老師:

這是一篇「小題大作」的文章,微物的描寫很細膩。將外型不討喜、冰冷濕滑的魚觀察得很仔細,寫出很多我們不易想到的新的想法。其中也不乏哲學的層面,運用到很多對比。

佳作─旅行

宇文正老師:

這一篇文章我剛開始沒有投,但今早看了看之後決定把票投給它。這篇的文字其實是很出色的,擅於比喻,也塑造了不錯的氛圍。情緒和心情轉換是濃烈的,只是有些字眼寫得太重、太隱晦,讓人難以理解。

黃麗群老師:

主題選自單純的生活細節,由一個小小的回家路上出發,這是一個不錯的題材。用青春的徬徨撐起整篇文章,文字老練,但心理活動過於抽象,比較沒有寫到觀察的部分。

佳作─途中

宇文正老師:

這是一篇典型的抒情散文,文字流暢,用四季的流轉描寫了思索及感悟。用辭典雅,但顯得太過老氣,語感落差太大。文字應該可以更清晰,回到原本的語言反而是我更喜歡的。最後一段的描寫令人困惑,明亮的結局容易流於窠臼。

房慧真老師:

藉由四季做了精巧的設計,用了很多漂亮的詞彙,但是有些太過誇張了。結尾寫得太急促、太格言化,急於求得結論和警示,卻疏忽了「途中」其實並不一定要有終點站,不太符合年紀的本色。

三、得獎作品

首獎-注視˙註釋   江采玲

  一直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注視這個世界。

  張牙舞爪的陽光將自己的勢力範圍撤出長廊,赭紅的瓷磚再度回歸一片濛濛色調。扶疏的枝葉篩下幾綹陽光,可以清楚地看見空氣中的懸浮微粒隨意漂蕩旋轉著,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經過這條長廊,讀過流光共融的和諧,也聽過幾回滂沱大雨的爆裂­——然而日子卻總是那麼像,總是一身整齊制服,書包背著生活背著青春,也背著成長的義務。半大不小的青澀年紀,總是一直想著該怎麼面對這個變動的世界,卻也總是想要在看似了無新意的生活裡找點樂子,找點走下去的力量。我們總是在變動中尋找不變,也在不變中尋找改變,多矛盾。

  為什麼我們的日子總是那麼像?

  一如往常準時下了公車往捷運的方向行走。高樓林立,玻璃帷幕分別映照著不同角度的都市風景,往南方看去天空只剩下建築與建築間,窄窄的一小片灰藍。車輛呼嘯成一條洶湧的河,總覺得自己就站在河海交會的下游,幾次就要被濁浪捲走。總在試著穩住重心,試著要自己堅強起來,用一顆年輕的心,像三島由紀夫筆下以陀螺喻作的少年,先嘗試,然後慢慢找到旋轉的訣竅……       

  而現在的我究竟如何在旋轉中注視著生活?

  從來就不希望自己和這個世界脫隊。所以總在旋轉,總在趕往不同的目的地。小時候忙碌建構著自己對於世界的認知,喜愛洋洋灑灑地將紛亂的資訊以認同與否分成兩類,又替各種不同的人、事、物加上屬於自己的「論贊」, 藉由觀察和評論,自我的宇宙雲氣匯聚,逐漸成型。長大一些,開始學習真實地面對生活,藉由更多的感受以及對於不同想法的聆聽、理解,小心地探索自己曾經認識的世界­——然後才恍然發覺,「我的世界」正如斑駁的壁畫一般開始褪去色彩,粉飾的表層剝落……

  然而我一直堅信著,裂痕下方會是一幅加倍絢麗的畫作,在輕輕拍落上層粉屑後值得使人屏息期盼的,重新建立的對於「新」世界的體會。縱然面對自己一直以來珍視的「世界圖像」產生裂痕甚至消失著實是一大煎熬,然而只要繼續以願意理解的溫柔探尋下去,終究會綴成一幅精緻的蘇繡吧!一針一線,細細縫合著「我」對於世界的理解。

然而我即將往何處去?

從來就無法清楚地告訴自己究竟要往哪裡去,但終究有那麼一點期待,期待自己即使是恍惚懞懂地搭上了成長的小舟,也能夠在顛簸中作一名願意學習操槳揚帆、願意即使落水了再爬上甲板的小水手。聽海鳥的鳴唱,嚐海浪翻湧起來的甜腥氣味,在海風中顧盼自得……以及最重要的,記錄屬於我自己的航海日記,加上眉批­——

是啊,一直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註釋這個世界。


貳獎-陌生人    浮幻噬

我聽見這個世界的高歌,高聲唱著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然後隨著時間的洪流被沖刷成無名。於是我們成了時代的陌生人,洪流末的湍急將我急促推向大海,成為無數水珠中的之一,慢慢的被淹沒淹沒,最終消失了蹤跡。

    時常的,我在寂靜中思索,為何有人成了這個時代的陌生人,又或是為什麼身為這個世代的人卻可以自稱為陌生人;是不是他們擅自的認為自己與時代脫軌,在迷失之中尋不到自己的定位,以名諱的高度來定位自己的存在。是虛榮亦或是迷茫,其實我不能太深刻的理解,尚未經歷磨難的心智只為賦新辭強說愁,這或許是年少輕狂的通病,而我也不可避免的成為其中之一。

但有時事情就是這樣突然闖入生命,我確實年少,撞入生活的震驚卻意外令人感觸良多,深刻觸及我心——而言語無法描述,意會無法言傳。

世代末的長者無聲的坐在竹編的躺椅上,頭髮斑白而逐漸泛黃,成一種蠟黃,他闔眼的臉龐布滿光陰的步伐,一步一腳狠狠踩踏時間的流逝,唯恐就此被遺忘;我的到來似乎不構成影響他的因素,他仍以未聞的姿態從容臥坐椅上,我淺聲的呼喚成了蟲鳴,被忽視得徹底。

無可否認的惱怒在胸口蔓延,那麼一瞬間雷擊般的刺痛感深刻的烙印在心臟上,疼得令我說不出話來。

像是聽見我內心無聲的吶喊,長者輕輕揭開眼簾,在靜默中顯得嚴肅的臉綻放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就像是傳達了一些什麼的滿足,又像是終於有人跟自己心意相通的快樂。

他並沒有對我說他的長篇大論,睿智的長者仍帶著高深莫測的淺笑,簡單的問了我一句:

你覺得我與你同屬一個世代嗎?

先是一愣,然後無可避免的思緒在腦海中翻騰。我們身處在相同時間與空間之中,XY軸上的座標坐落在同一點上,你身處的現在與我的現在是不是相同卻突然成了個問號。

是不是處於的時空背景相同,我們所認為的現在便相同?

快要脫口而出的答案被情感壓抑在嘴裡,一瞬間無法答出話來。

長者仍是一派溫和的笑,笑中又包含多少的過去,卻無從揣摩,我只能在無所適從中發愣,求著似乎握有答案的長者給我一點答案。

歷經風霜的長者拄著拐杖站起,突然間萎縮的身軀變得高大起來,佇立在眼前的似乎是一道牆,被摧殘殆盡,只剩最後的骨架在支撐著殘餘,卻仍不願就此倒塌。

李白說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長者道我已是時代的末流,連接的軌道早脫落。

原來我們打從一開始便站在不同的起始點上,人與人的生命之中本就不存在等值,在廣大天地之間你我終將消逝,誰也不能存留。

在生命末的近頭,你發現自己的存在已不存在,流行的潮與你的頻率不同,你對時代逐漸感到陌生,然後終於發現自己已不屬於這裡。

你仍在讀著三民主義,看梅蘭芳的一齣戲,霸王別姬戲裡你聽,聽那垓下的一曲悲歌,唱著生死與情;你聽世代的潮起潮落,在沙岸上留下痕跡,聽自己的跫音,被標上舊時代的標記。

我靜靜的看著長者,看見歲月看見陌生最終看見了逝去,即便此刻他仍存活,卻已成了這個時代的陌生人。

是不是每個人都會經歷這麼一段痛徹心扉,你又是否能真心體會。

這一刻,你成了時代的陌生人。


參講-我愛魚     阿麗絲

  魚,濕滑怪異又眼睛凸出的牠。缺乏柔軟毛髮而失去親和力的牠,看似不討喜,跟其他寵物相較之下,既不能和魚培養感情,也不能放出來跑,更別說訓練把戲。可是我對魚,情有獨鍾。

  在家裡魚缸中轉著圈子,在大海浪沫間自由徜徉,在河川溪流中優游跳躍,在釣魚線的一端,漁船拉起的漁網中,為生存牠奮不顧生掙扎著,在水族館水箱中顧影徘徊,在螢幕保護程式中遨遊穿梭,魚仍舊是一樣的吸引著我。那迷人似裙的魚尾,揮動著水袖般的魚鰭,擺動著流線如波的身形,雙眼咕嚕咕嚕地轉著,嘴中冒著幾顆若有似無的氣泡,彷彿在唱歌仔戲,在屬於牠的舞台上,勾引著觀眾的目光。有些大白天貌似平淡無奇,但夜晚時分,明月來相照,那點點螢光更是讓人目眩神迷。有些身形似藻,隨波飄動,定睛一看,像是水中的蛟龍一樣神秘。

  魚兒呀,總是令我著迷,在水缸前,我佇立許久,只為了在腦海中,多映下幾撇牠的倩影。那身斑爛的色彩,像少女臉龐上的紅暈般美好,卻沒有如此難得一見;似雲彩的多色多變,非雲彩般無法久留;像茫茫花海的奪目,非花海的單調色彩;像一幅張大千的水墨畫,卻沒有昂貴的競標代價。那身色彩,多麼難以言喻。

  魚,個性如其身影般難以捉摸,短暫幾秒的記憶,回個身,消縱即逝,忘了環境的喧擾,忘了心頭的不快,忘了被囚禁的無奈,和自己打了不知幾百次的招呼的夥伴在交一次朋友,觀察一下水底那怪石嶙峋,再仔細看一眼隔壁水缸那迷人的同伴,總是在未發現自己困在玻璃缸中前,牠又忘記了一切。

  魚,原來牠在教我們,用牠的眼光看人生。「放下過去,就算美好也一併忘記了,就再去創造」,魚的生命並不長,可是一生都一直在忘記,也常常在發現新的美好,或許牠美麗的軀體被囚禁了,牠純淨的心靈卻是被釋放的。一則簡單的啟示,魚,用牠的生命,充實而簡單得延續著。

  人,我們卻是不如魚。無法放下,無法釋懷,無法原諒,萬事記憶猶新。喜事與壞事,回憶和過去,猶如藤蔓和枷鎖般,一輩子纏住我們的心思,捆綁我們的靈魂。生命的盡頭,回想到痛苦的往事,偶而的一點甜,無法綜合放不下的苦澀,滿是憂愁帶著微小的喜悅,離開人世。

  望向魚缸,魚兒嘴巴一開一闔,側耳聆聽,依稀可以聽見牠的呼喚,勸我們往後的日子,不如學著活得像魚,放下囚籠般的過去,未來有許多新事物等著我們去闖蕩,新的記憶等著誕生,新的歷史等著被寫下。一個擺尾,多餘的思考被甩落身後,沿著滑順的身子流去,在水中與泡沫一同飄散。人生是片汪洋,原地打轉是自己限制自己,掙脫束縛,就能昂揚。

  魚,神妙的外型,獨特的性格,樸實的智慧。魚,單純卻複雜,濕滑卻柔順。牠的迷人,只有知之者懂。


佳作-旅行  何家萱

  夕陽紅得像隨時能滴出血。我靜靜望著,最後一次自山頂俯瞰,臣服在腳下的依舊是仿歐式的,華而不實的豪宅,一排排浸泡在暖色斑斕的夕光中,和主人精心修剪的草坪相映,相映成遙遠年歲裡我們都曾相信的童話。蟬高高蹲踞在樹頂,唧唧復唧唧,叫聲沙啞而淒厲,像是在為誰送別似的哀傷。我抱著沉重而殘破的回憶緩緩走出學校,身後大門被掩上,無聲象徵一批人的離去;象徵,門後起伏喧囂的青春和我再無關係。山城裡的落花鋪天蓋地而來,錯落著,代替夏雨掩蓋故事的軌跡,掩蓋所有聲息。光線隱遁,笑聲抽離,色彩褪去,我蜷曲在屬於自己的星球,輕輕告訴自己:我不寂寞。

  星球緩緩旋轉,以慢得令人無法察覺的速度流過一天天,四周是無垠的黑,黑夜中散落著記憶的碎片,透明、鋒利如刃:被完美控制好,介於講台老師聽不見但台下同學一清二楚的音量,不懷好意的竊笑,桌上湯汁流淌的廚餘,抽屜裡閃著銀光生了鏽的刀片,背叛,屈辱,那些浸泡在淚水之中的日子,我伸出手輕輕觸碰,下一秒便鮮血直流。孤獨像藤蔓自暗處生長纏繞,在無意之間占據我的全部心靈,儘管說服自己不要介意,儘管我知道幾十光年外就有亮點,有漂浮散落在銀河系各地的朋友,但是,它們都在肉眼看不見的地方。

  在我的視線可及之處,只有我,及腳下這顆已經不再高溫的紅巨星。小王子在哪兒?我找不到。我的星球荒蕪得連猴麵包樹也沒有,連朵任性驕傲的玫瑰也沒有。小小的世界裡沒有四季,放眼一片荒涼。原來很習慣,可是突然有天,我貧瘠的大地迎來一陣暖風。不知怎地,有個想法自我心底冒出來。於是,我隨風啟程,展翅飛向城市的另一端。

  城市的另一端沒有雨,城市的另一端是恆星聚集之地。來自四面八方閃閃的星光包圍住我,那些都是我的朋友。她們伸出手一點一滴捂熱我原本結了霜的情感,教會我比仇恨更重要的事-信任他人。我終於能正視那些深深淺淺的傷,微笑,看著當初倔強的懦弱的自己慢慢咬牙變得堅強,然後甚至夢想著未來。不會忘記的,那個有著淺金色日光的午後,天藍且高,白雲緩緩飄過,我和朋友手勾手,坐在圖書館門口大聲朗誦: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我們一無所有,卻也富可敵國。

  我們一無所有,卻也富可敵國,我在心中喃喃自語,雙眼緊盯窗外,旅途已接近尾聲。乾淨的車廂,快速向後飛掠的景物,捷運上有各式各樣的人,身處於各式各樣漂浮的星球。至少五十人的空間,一絲聲響也沒有。彼此之間似乎有層透明膜,我看不見你,你聽不到我,即使你和我呼吸相同空氣。沉重的書包將我向後拉,提醒我不可錯過的日落。溫暖的色澤映在大廈的硬玻璃上像幻影,像我夢中期望過的奢侈的美好。違章建築猖獗地將夕陽四分五裂,不慎漏出的光染上高高的樹。「辛亥、萬芳醫院、萬芳社區----」,甜膩的廣播女聲送走一批星球居民,又來一批。我們的旅程看似漫長,其實終點都一樣,那個不是最好但最舒服的自己家,自己最初啟程的地方。

  於是我鼓起勇氣,再次走上那常常窄窄的山路,走回那城堡似的學校。三月的黃昏裡浮著若有若無的花香,我自山頂俯瞰,夕暮裡的校園像首詩。透明長絲斜斜射近天台,似乎落雨了。屬於中學時期青藍色大門已經掩上,我已不再倉皇,恨意在時間流轉之間刷淡,傷口的膿被擠光,結成厚厚的,灰白色的疤。我哼著歌淋雨走下山,回想那些艱辛曲折的路,那些帶給我無數歡笑的朋友,和她們琥珀色晶瑩剔透的友情。因為曾經失去,才更懂得珍惜擁有,我想,這是旅途告訴我的意義。

  於是我微笑飛回星球,那窄小,只有幾平方的地域。我還是一天只能看一次落日,這裡卻有什麼已經不同。何時的風,何時的雨竟使一株幼苗發了芽。不需灑水,不需特意照拂。它一天天長大,開了花,金黃色的花瓣,嫩綠的莖。陽光正好的下午我坐在陽臺,總對它說話:「喂,你又是從哪跋山涉水而來的呢?我的,獨一無二的花。


佳作-途中     

春頌。

凝睇蒼穹,我瞇起眼,品嘗這一望無際的蔚藍,無雲。窗景是美的,坐在書桌前,抬眼便可將家邊那翠綠的山盡收眼底,但仍舊比不上外出享受自然的美好啊,剝蝕的鐵欄杆著實壞了風景。

說到這山,雖是鄰居,卻很少光顧,倒是連同學們都要懷疑「家邊有山」這回事了。孩提時代,那一個又一個可以過得充實的暑假,確確實實是常吵著母親要帶我去爬山的;而有時幸運,甚至會舉家前往,瞧著父親搖搖晃晃的步出房門,看著姊姊們也一臉惺忪,我卻很是興奮,拉著母親的手,步履輕快。清晨。

然而現在,僅是出門或回家時匆匆一瞥,便算是打過招呼了;總是稱自己沒有閒情逸致爬山,說來也只是懶惰罷了。

垂下眼,我不禁喟嘆。現在的自己,也許只懂得埋首書前,拚一拚考試,跟考卷打個小賭,考前緊張、考後檢討、考好高興、考差難過,也就這麼一回事了。深覺這樣的生活有多麼的無精打采,卻又不懂改變現狀,一段時日下來錯過了多少自然風景?多少人文典藏?多少情感交流?多少與自我的對話?還是別算了吧,豈不是只會讓自己更加失落麼。

錯過,人生有多少次可以讓自己錯過呢?

現在真不是個應該喟嘆的年紀。

夏謳。

蟬聲綿綿,像是高興的在唱著歌,彷彿還可以聽見牠們吆喝:「哎唷!出來吧!今天可真是個好天氣哪!」

可不是嗎?我微微一笑,附和。

時間的洪流不留情的遠走,只留下遠方杳渺的跫音。還是在前進的吧,我揣想,沒理由它需要停駐在一旁等著我們跟上哪。

最近一次的深刻體驗,是在參與了姊姊們的畢業典禮之後。

稱不上是太好的天氣,夏天下一點雨是可以接受的;但這一天是個盛大的饗宴,對於當事人和當事人的親朋好友是完全不受天氣左右的。

姊姊們一個換起了有尾巴的學士服,一個則是一般的學士服,一旁的親戚們催促,幫忙打理著。真的很巧,連我都由衷覺得,相差兩歲的兩位姊姊居然也能在同一間學校、同一個時間畢業,一整家子的氣氛都不一樣了。人們無一不是揚著嘴角從未停歇,問候的話語不斷,按下快門的聲音聽來都像是在跳舞。

最開心的莫過於父親和母親了吧!身為妹妹的我也衷心祝福著,期望親愛的姊姊們可以飛得更高更遠,並且朝著屬於自己的方向。

一瞬間,我的心裡卻浮出了小小的憂愁。

要六年後可以笑得這麼燦爛,如一朵盛開的花,端看接下來的兩年後對吧。

終究還是要踏上自己的道路。

但多怕自己跌了跤。

秋曲。

我還記得給予我種種溫暖的人,以及我最喜歡的音樂,那一年的奮鬥,因為有他們,所以心靈也跟著厚實了起來,彷彿裝備上了一股在逆境中前行的力量。

說也奇怪,不是沒有衝刺過的人啊,為什麼面對再一次的放手一搏會這麼不安呢?更何況這會是兩年後的事了。

是少了勇氣嗎?還是什麼?我自己都糊塗了。

常常在忙碌的時候渴望書本的溫度,常常在念書的時候覺得自己很忙碌。到底「忙碌」是什麼呢?我總是覺得自己好像很忙,卻又忙不出個理由,啊,確切來說,應該是「其實可以不用這麼忙的」。

那自己又虛擲了一年的青春,究竟做了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呢?

曾經我對自己的評語是:不是個會輕易放棄的人。到現在我還是秉持著這樣的態度,我不喜歡還沒有盡全力就先低估自己,我不希望自己碰到荊棘不懂得披斬,我不願意自己成為一個害怕前進的人。

有了理念,卻不懂得付諸行動,似乎不太符合我的想法;但有了想法,貫徹執行的同時,卻頻頻遭遇挫折,似乎又很令人沮喪。

所以想要尋求改變,是這樣的對吧?我問我。

冬響。

其實才走了快四、五分之一的人生,有什麼好擔憂的呢?我不禁思考。

或許我想要的,是哪種走過不會讓自己後悔的路、踏過會讓自己有所學習與成長的巷。

但仔細想一想,怎麼可能不會後悔呢?或許十年後的我就會覺得十年前的我想這些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一如現在的我覺得五年前的自己實在是太空泛了。

我揣想月夜下站在高處撈星星的孩子,會不會哪天突發奇想做一顆星星上去?讓它加入它們,繼續點綴著黑色的布幔;然後孩子笑了,不再為抓不到星星而難過。

啊。

豁然開朗,其實一切的一切,都只要把握當下。

珍惜那一瞬間你擁有的,手心捧起,牢牢抓穩;珍惜那一剎那你的熱情,屏息記憶,深深收藏。珍惜時間、珍惜青春、珍惜情感、珍惜衝勁,珍惜自己所冀望珍惜的,然後誠心祝願;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義無反顧。

曾經有天,姊姊抓著報紙,說道:「該是你的,就會是你的。」

是這樣的吧!我笑我。

畢竟我們都還在途中。

才正要,啟程。

回上一頁 回首頁